从1982到2022蓝衣军团世界杯英雄畅聊夺冠往事

A代表阿尔托贝利,B象征贝尔戈米,C呢?科洛瓦蒂、孔蒂和考西奥。对于意大利人来说,1982的世界杯重构了这个国家的战后足球史,让亚平宁半岛逐渐从1970年代的“铅色岁月”走出,阳光重新穿透云层、洒在半岛的每一寸土地上。从这个意义上来说,“1982一代”便是意大利足球的“ABC”。9月23日,五位昔日的世界冠军来到意大利东北部的特伦托,参加《米兰体育报》的体育节活动。巧合的是,当天正好是保罗罗西的生日,愿他安息。

特伦托距离奥地利不远,受到德语文化圈的强烈影响,5名世界杯冠军球员在一张长桌上坐下,面前是红白色的格子布和几个红酒杯。随着当年的最后4个对手依次进入回忆,阿根廷烤肉、巴西鸡尾酒、波兰肉肠和德国猪肘被依次端上桌子。

科洛瓦蒂是1982年冠军队的主力中卫。他在职业生涯中很少破门,却打入了国家队在西班牙世界杯预选赛中的第一粒和最后一粒进球。主持人对科洛瓦蒂开起玩笑:“你在参加世界杯时,身份还是AC米兰球员,然而在夺冠之后,你马上就去了国米。现在还有很多米兰球迷记恨你,怎么解释?”

科洛瓦蒂回忆往事:“一些年轻的球迷可能忘了,我其实跟AC米兰踢过1年意乙。那是1980-81赛季,米兰当时因为赌球案降级。我经常需要在周六代表国家队征战,然后周日回到米兰踢联赛,在24小时内连续踢两场比赛。球队马上升回了意甲,可随后又一次降级了。国家队主帅贝阿尔佐特把我叫到了他在米兰的家中,告诉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踢1年意乙了。此外,俱乐部主席法里纳也想卖掉我,情况就是这样。”

科洛瓦蒂最终进入了1982年世界杯的最佳阵容。他回顾起球队在这届赛事的开端:“当时,围绕着国家队的声音不断,我们选择对媒体噤声。那可是1982年,还没有各种社交网络,传统媒体是我们唯一与世界交流的方式。噤声是球员们的决定,我们和贝阿尔佐特说了这个想法,他对此表示支持。那可是真正的噤声,不像现在,有些球队输了一场比赛,就不想在赛后接受采访。”

科洛瓦蒂回忆起对阵巴西的那场经典对决。“我受伤了,贝尔戈米顶替我的位置,做得非常好。他的绰号是‘大叔’,你们想想看,那时候他才18岁,但是看起来像多大?”贝尔戈米是那届世界杯冠军队最年轻的成员,尽管从面相上你很难看出来这一点,反倒是如今的贝尔戈米,作为意大利人气最高的足球评论员之一,气质显得相当年轻。

贝尔戈米自己也打趣道:“最开始进入国米一线队那会儿,我需要在上午去学校,下午来到球队基地参加训练。有一次马里尼问我:‘你多大了?’‘16岁。’‘16?你看起来像我叔叔。’这个著名的绰号就出自这里。”当时的贝尔戈米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大胡子,正如他在场上的成熟球风,而在国米与他搭档的马里尼,在1982年也和贝尔戈米一道加冕为世界杯冠军。

贝尔戈米表示:“作为最年轻的一个,我一直努力去融入球队。世界杯时我18岁,身后的迪诺佐夫已经40岁了,还有,别忘了可怜的西雷阿……”全场响起掌声。五个人中年纪最长的考西奥,是西雷阿当年在国家队和尤文图斯的双料队友,他回忆起当年的那些片段:“世界杯之前,西雷阿被分到了7号球衣,这是我最喜欢的号码。好吧,让他去穿它。西雷阿是个完美先生,他在场上从不生气。”

考西奥的潇洒球风和优雅形象,为他赢得了“男爵”的绰号。他是意大利足球在1970年代最出色的球员之一,然而来到1982年,他已经33岁,状态逐渐从巅峰期滑落,在参加世界杯时,他已经不再是尤文图斯球员,而是为乌迪内斯征战。贝阿尔佐特就是弗留利人,他出身于乌迪内附近的小镇。他对考西奥说:“你来到我的家乡球队踢球,要证明给尤文图斯看,他们以为在中场找到的年轻替代者比你更好,但实际上绝不是这样的。”

那届世界杯上,考西奥已经不再是国家队球场上的主角,他的作用更多体现在板凳席和更衣室。考西奥几乎在足球世界里经历了一切,但在对阵巴西的那场比赛中,他还是经历了惊魂一刻:“比赛马上就要结束,(巴西中卫)奥斯卡头球攻门,皮球即将入网,我真是吓坏了。佐夫做出了一次不可思议的扑救。后来我在乌迪内斯和济科做了队友,他告诉我,意大利配得上那场比赛的胜利。不过我总觉得,失利还在他们的心中隐隐作痛,从未真正被消化。”

谁才是那支意大利队最大的明星?科洛瓦蒂将鲜花送给了布鲁诺孔蒂:“那届比赛,我们防守了很多明星球员,但‘马拉济科’是最好的。”孔蒂打入了球队在当届比赛中的首粒进球,又在决赛贡献了堪称全场最佳的发挥,最终赢得了这一绰号。孔蒂回顾球队的捧杯历程:“起步阶段伴随着很多争议,其中也包括保罗罗西的入选。最终赢球,靠的是团队的力量。”

蓝衣军团捧杯前的最后一粒进球,则属于阿尔托贝利。2007年,在贝阿尔佐特的80岁生日之际,《米兰体育报》对他进行了采访,而“烟斗教练”表示,阿尔托贝利的进球,是球队整届赛事中最漂亮的一粒。阿尔托贝利表示,进球的功劳应该归于布鲁诺孔蒂:“他从中场右侧开始带球推进,我也同时向前奔跑,孔蒂一路带球到了禁区里,我也恰好跑到了位置,进球!当你参加一个庆典,总得留下一些记号,不能满足于打酱油。”

球员时代的阿尔托贝利绰号“别针”,如今的他则是意大利相当有人气的评论员,总是遏制不住自己旺盛的表达欲。 “我很为格拉齐亚尼感到遗憾(他在决赛第7分钟因伤被阿尔托贝利换下),他不在这儿,不过他的受伤成就了我的幸运!格拉齐亚尼一倒下,我马上冲进了球场,这样贝阿尔佐特就不需要继续思考换人选择了。我怕贝阿尔佐特不选择我,因为对阵秘鲁的小组赛,当他换下保罗罗西时,换上的却是考西奥,他在那儿做什么?该上场的本来是我!”

阿尔托贝利认为,对于意大利人来说,世界杯在战胜巴西以后就已经提前结束了。“半决赛对阵波兰,决赛对阵可能的对手(德国或法国),我们已经不在乎了,球队当时信心爆棚。那之后,每次当我们再次谈到世界杯,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詹蒂莱的形象——他盯防马拉多纳,盯防济科,世界上最强的球员在他的死守下,全场碰不到皮球。有一次我见到了詹蒂莱,和他打趣:你的指甲缝里还有济科的皮肤!”

全场最感人的一幕,和保罗罗西的20号球衣一起出现。阿尔托贝利说:“保罗罗西离开我们太早了。贝阿尔佐特非常相信罗西,甚至比罗西自己还相信罗西。现在回过头看,贝阿尔佐特是完美的,他没有走错任何一步!后来我想过很多次这个问题:为什么我们当年在世界杯的前3场踢得那么糟糕?为什么就是无法进球?很多年后,我终于想明白了:因为贝阿尔佐特在备战期让我们疯狂加练。他认为我们最终需要踢7场比赛,而不是三场。”

阿尔托贝利有些嫉妒。决赛场上的第3粒进球是属于他的,但转播镜头一齐给到了看台上:时任意大利总统佩尔蒂尼伸出三根手指高喊:“他们再也追不上我们了!”那届比赛,意大利人所有的进球全部通过运动战打进(这一纪录得感谢卡布里尼在决赛罚丢的点球),球队总能在90分钟内解决战斗,从未进入加时赛,这在蓝衣军团的捧杯史上是唯一一次。夺冠路上,意大利人击败了世界杯和欧洲杯的卫冕冠军——一个完美的夏天。活动的最后,阿尔托贝利透露了一个细节:当年的冠军队成员,如今仍然有一个群聊,9月23日零点刚过,马萨罗就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保罗罗西生日快乐。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